阿言—冷cp狂热

专门堆各种杂粮的小号
时不时写点想推荐的东西
点赞狂魔,请屏蔽

高考之前不接稿了

覃深言

【瑞金】给七太太的

【瑞金】特工
这大概是我的第一个瑞金
赞美阿七太太
感谢阿七太太的授权,图片走阿七的图  

————————————————————
        “停车。”
        路边的阴影里走出一个人影,一身黑西装黑夹克在阴影里完全隐匿起来。男人的右手伸直,将公务车逼停。


       金把车里的音乐调大了一点,又扶了扶鼻梁上的墨镜,使之与面部更为契合。另一只手却在贴近大腿外侧的地方摸了一把,一把小口径手枪就贴掌而出。


        格瑞靠近金一边的手掌轻轻点了一下。多年的默契让金一下子反应过来格瑞的意思,将身子向后倾倒,随即做出一副欢愉的样子。眼神却从墨镜下溢出来,观察着格瑞那边靠近保安的窗户。



        “咚咚。”
        保安用手敲了一下车窗。


        金紧了紧手中的小口径手枪,脸上的表情却笑的更开心了。


        “是我。”
        车窗摇开,格瑞的墨镜摘掉一半。


        保安看了一眼格瑞,点了点头,视线又向车内瞟去。副驾驶座的男人半个身子都坐在阴影里,身子穿着的黑色衣服使他整个人更隐匿了几分。一顶帽子把头部裹住大半,但从帽檐下溢出来的发丝还是金灿可见。


        保安皱了下眉头,车内极高分贝的音乐生让他的耳膜隐隐有些作痛。他询问的速度不禁加快了几分。


        “我们这里的规矩瑞总应该知道,没有邀请函不能带外人进来。”


        格瑞连片刻迟疑都没有,声音就出嘴巴里说出来:
        “伴侣。”



        保安一愣,看向金的眼神瞬间有些改变。虽然他们这不乏这种人,但此刻这种事发生在格瑞身上还是让他有些难以置信。目光在金身上不禁多扫了几遍。


        “看够了吗。”
        格瑞从墨镜下露出的紫色瞳孔在夜幕中不太明显的收缩了一下,保安突然感觉背后一凉,看向金的目光瞬间收回。
        保安顿时感觉有些呼吸困难,像是被什么东西遏住喉颈一样难以呼吸。双腿有些打颤,声带有些不自觉的颤抖起来:“好……好了。”


        格瑞点点头,摇下车窗。
        格瑞目光撤开的一瞬间,保安只觉得周围的空气犹如洪水决堤一般涌来,这使他站在原地大口喘息起来。

        他那刚刚分明是想要杀死自己的眼神。


        保安知道,若是刚刚自己的目光再在金发男子身上多停留一秒,自己是死是活还很难说。



        “呼——”车辆使过大门,金徐徐嘘出一口气,脸上原本沉溺与音乐的表情一下子收敛起来,又回复了那有点傻傻的笑容,“刚刚真的吓到我了。”


        格瑞看了一下视线前方,将车缓缓贴入靠墙角的空位。


        “格瑞,”金的手指点了点左上方的黑色机器,“这里有摄像头。”


        “嗯,这里没有监控死角。”


        “啊?”金有些错愕,手拉了拉身上绒制的外套,“那我怎么换衣服啊?”


        “演戏就演全套。”


        格瑞将车挂档熄火,车钥匙在手指的一个翻转间挑入看不见的地方。整个人朝着金的方向压过来,最上端开了一个纽扣的黑色衬衫一下子逼近到金眼前。



        被被被被被格瑞壁咚了



        金的脑子已经有些混乱,格瑞的右手撑在贴近他的车门上,另一只手半搂着他的腰,嘴唇正对着他的眼睛,鼻腔内呼出的热气尽数拂在他的眼睛上。
        这使金的耳尖有些泛起红色,但在昏暗的车内却看不太清楚。


        “快换。”


        金的脸几乎全要贴在格瑞的胸口,格瑞发声的一瞬间他甚至感受到了来着格瑞胸前的震动。这使他的呼吸更局促了几分。
        “好——马上马上!”
    


 

        保安的眼睛盯着显示屏,他本以为伴侣只是格瑞带人进来的一个借口,此时大屏幕的格瑞背后对着车的前视镜,将那金发男子锁在怀里的动作确让他无法质疑。
        保安将手探进口袋,一个黑色的对讲机就被他放到嘴边,对讲机那边一阵嘈杂之后,他说:


        “嫌疑解除……格瑞带进来的确实是他的伴侣。”

——————————————————————————
看来这不仅是第一篇瑞金,也是最后一篇了(so sad)

凹凸的小伙伴请不要关注我啦,关注七!!她超棒!

评论(19)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