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言—冷cp狂热

专门堆各种杂粮的小号
时不时写点想推荐的东西
点赞狂魔,请屏蔽

高考之前不接稿了

覃深言

【海陆接龙】第三棒

【接龙三】
————————————————————
       “海云帆!不是说过不要乱动我实验区的药品的吗!”


       王陆前一秒还躺着床上,那尖锐的报警声一下子把他打醒,敲着他耳膜都震的隐隐发疼。
       王陆只好从床上坐起,原本挂着身上的白大褂一下子脱离了原本契合的肌肤,半搭在大臂旁边。漏出格外明显的锁骨和脖颈曲线。



       王陆跑到海云帆面前的时候,也是这样一个姿态。甚至白大褂的下面空无一物,从衣服的下口伸出两条嫩白的大腿。衣襟在跑动下暴露的更厉害,胸前两个粉红的小点都依稀可见。




       “王兄是在邀请我吗?”海云帆眯了眯本来就只有一条缝的眼睛,和善的问。好像完全没见着王陆微微动怒的表情,手还不断的往药品台上探。


       “海云帆!”王陆没接海云帆的话,而是大步上前拦下海云帆不断在自己药品台上游走的手,“我智教的规矩你应该知道——动药即拒疗。”
       “科尔特氏病是什么你不知道吗,你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智教的治疗根本没有治好的可能。”


        “王兄,”海云帆将桌上那瓶药推向他,“你可以和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吗?”
        蓝色瓶子的内部流转着金属的光泽。海云帆细长的手指托搭在瓶口上,轻轻一推木质的瓶塞一下子被挑拨开来,一股浓重的香味瞬间漫步了整个实验室。



        药瓶身上有些醒目的KET三个字母看着有些刺目。



        科尔特氏病是不知何时开始始与星球极南的群星镇中,那原来不过是一个简单的居住区。因为地处极南之地,观万向之星而命名。
        灵剑山却在此时通报群星镇,科尔特病毒已经在这个区域内大肆蔓延开了。人们惊慌失措,开始纷纷决定搬离城市。但人们很快发现,病毒蔓延时与往常并无任何异处,得病者也与常人没有分别。
        人们才终于放下半悬起来的心。


        但惨案也是在这个时候开始的。科尔特的患病者开始相互攻击,没有感官,没有意识,没有痛觉,没有尽头的攻击。
        直到群星镇变成了群星墓。


        科尔特惨案唯一的幸存者也不知踪迹。


        海云帆自小就听着这个故事长大,因为云泰帝国是离群星镇最近的帝国。
        海云帆的染病可以说是早有想法,他一直怀疑,科尔特是一种“蛊”。如同将所有毒虫放入一个盘子打斗,为了打破费米悖论中的大过滤器,不过是筛选的手段。
        至于筛选的是什么……自己试一试不就好了吗。


        只是海云帆没想到,群星墓所剩的病毒已经早已没有当年的威力了。如今海云帆感染上的科尔特不过是轻微而能够治愈的科尔特氏病而已。
        但从海云帆见到王陆起,海云帆还是能明显嗅到自王陆身上流传出的芳香,这种气味和自己在群星墓闻到的气味一样。



        是能够很容易勾起自己燥意的气味。



        而王陆身上的气味明显很浓郁。


        海云帆突然觉得有些好笑,说什么不牵涉到王陆,却全然不知王陆已经参与到了这种地步。
        他不在的时候王陆究竟淌了多少险,海云帆不知道。他不在的时候王陆究竟在做什么,海云帆也不知道。


        从始至终被蒙在鼓里的只有他。



        “王兄,”
        海云帆的声音透着难得的无奈,
        “多依靠我一点吧。”



        海云帆将那瓶液体吞入口中,即刻起——又一位染病人诞生了。

————————————————————
稍微有一点点强行走剧情,因为是接龙实在无法避免。
有bug见谅。总体还是阿以的设定……吧
稍微有点赶的一棒
还有想来报名的在群里找我玩呀)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