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言—冷cp狂热

专门堆各种杂粮的小号
时不时写点想推荐的东西
点赞狂魔,请屏蔽

高考之前不接稿了

覃深言

【海陆肉】女装癖

私设超级多
老师海x幼陆,女装play
注意避雷↑
——————————————————
        王陆有一个奇怪的癖好,穿女装。
        这个癖好和心理无关,只是因为王陆从小被师傅带大,而他的师傅恰巧有一些奇怪的癖好。


        “小陆儿~~出门之前穿一下这套~”
        自王陆六岁之后,他的师傅经常不知从哪拿出一些奇怪的装束,比如现在。
        西毛绒的衬衣就挂在她手上,那衬衣领口向外翻起,翻领边还有两条蓝色的襟线。王陆定睛一看,连袖口也有。
        若只是这样还好,很多上装都是不分男女的。


        但是,王舞做事一向丧心病狂。
        王陆看向那下装。呵呵,浅蓝色的齐膝短裙。
        王陆眼睛差点抽筋。



        王陆不是没有试图反抗过,但是——他打不过王舞。
        若是王陆想要反抗,王舞便会把他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再强行扒衣换装。与其被王舞看光再毫无尊严的换上女装,不如自己主动换衣。


        久而久之,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以至于自己每个月都要试王舞给自己指定的衣服。


*
        “喂,小海。你到了吗?”王陆将耳朵贴上传声符,尽力听那边传来的声音。
        王陆口中的小海便是海云帆,小王陆十二岁时的仙术老师。但是两人的私交一直很好,哪怕是毕业以后也一直与他有联系。


        “我快到了。”


        “海老师!到了之后请自罚三杯!” “三杯怎么够!六杯起步!”
        符另一侧传来各种嘈杂的声音,海云帆只能依稀辨认出几个来。看着前方的白色薄膜,应付着嗯了两声,就烧掉了符咒。



        “咚……咚……”
        身体穿过结界传来的声音让海云帆舒心的笑了一下。又或许是能见着结界后的人而心存欢愉。


        “哦哦哦来了来了!海老师来了!”
        “快快快喝酒!”


        海云帆没应声,点头笑着示意了一下。眼神在那眯起的笑眼里却全框着角落那边的人。
        下身套一个黑色的休闲裤,裤腿略微有点高,露出一小节脚踝。皮肤在包厢有些闷热的空气里熏得泛起几分红色,这红色在脚踝上更加明显,透着几分色情和味道。而小皮鞋更是把脚踝暴露的更加明显了。
        等等……小皮鞋?


        海云帆像是想到了什么,又看了看王陆的大腿和肩部,眯起的眸子一下子亮了亮。


        “王兄告诉我的时间就是错的,要罚的话也是两个人一起罚吧。”说着就小步走到王陆的身边,自然而然的坐下来,拿起王陆还有大半杯的酒杯嘴对嘴喝了下去。
        “海某就先自罚一杯了。”


        周围一片喝彩,虽然大部分是给王陆呵的倒彩。海云帆倒没顾上王陆一脸便秘的表情,拿起刚刚自己喝完的酒杯倒满了又递到王陆面前。
        “王兄,请?”


        “喂喂,我说小海……你难道不知道避一下嫌吗?又不是没有杯子了。”王陆认命的接过海云帆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杯壁上好像还存余着海云帆的余温。说完还义正言辞的训诫起来。
        “你这可是占我的便宜,起码要多罚一杯。”



        “好好好,都听你的。”边说还边接过王陆手中的酒杯,继续倒满喝入口中,完全没看出半分悔改的意思。
        也是,照着海云帆灵根的属性,喝酒和喝水也没什么区别。


        到是苦了王陆,几轮下来连坐都坐不太稳。只能半靠着倚在海云帆身上。
        “你们这是坑我的吧!这是什么酒?”
        “报告师兄!”不知道又是一旁的谁在起哄,“是您师傅拿来的酒!”



        一提到这个名字,王陆现在就恨不得回去宰了他那师傅,今天自己上午准备出门的时候就被她强制穿了一套水手服,浅蓝色的百褶裙刚刚触及到膝盖。上身向是量身定做一样,合身的王陆自己都说不出话。
        王陆刚到这里就马上套上了自己事先准备好的大休闲裤和黑色外套,百褶裙尽数被他褶入裤内,外套的拉链被拉到最顶端,把水手服的大领子一丝不漏的裹藏起来。只是那小皮鞋是实在没办法再换。



        “还有一杯呢,王兄。”海云帆体贴的把酒杯贴上他的嘴唇,看这架势是要直接喂他喝了。王陆本就没有脸皮这种东西,再加上自己实在醉的厉害,也就由着海云帆去了。




        但是……


        卧槽!王舞,多大仇!
        王陆明显感到有一点固体粘稠的物体顺着液体流入自己口腔中,这口感和味道不是王舞最近收集的酒膏还能是什么。
        王陆一下子就感觉大脑猛的充斥发胀起来,一股热度从自己的胃部蜿蜒而上,抵着大脑喷发出来。


        “哇,王陆你不是吧!”


         王陆已经听不清是谁在耳边调笑,仰着头看着天花板上的灯光都迷迷糊糊的重叠在一起。


       “你这就醉了啊!”


        “唔……”王陆艰难的在海云帆的怀里翻了个身,大脑昏沉的连眼睛都难以睁开了。牙齿缝里溢出一丝小小的呜咽。
        海云帆的喉结上下鼓动了一下。


        “屁……我怎么可能醉!”王陆将手臂挥上前去,外套在拉伸下露出他泛红的腕部。王陆扭正头部,把脸对向海云帆,说:“小海……你快给我评评理。”
        被酒精刺激出的生理盐水在王陆眼眶里不断的打转,对海云帆来说还是个小孩的王陆现正以撒娇的姿态躺着海云帆怀里。用着迷茫和无力的声音叫着自己的名字,海云帆此时只想把这个人狠狠揉进自己怀里。


        “抱歉,各位”海云帆起身,将王陆放横抱起。公主抱的姿势显然让王陆有些不适应,头向着倾斜的一边倒去,整个脸埋在了海云帆的胸口上。“我先带王兄走了。”




*
        被摔在沙发上的王陆一脸严肃的看着海云帆说,“小海,我是真没醉。”


        “先不提你醉没醉,”
        海云帆靠近沙发上的王陆,手慢慢摸索着王陆的腰部。沿着腰部的曲线深入裤内,猛的一把扯下裤子。贴近王陆的耳边说“你还是先把你里面的衣服给我解释一下吧。”


        百褶裙被暴露在冰冷的空气里,在海云帆略有粗鲁的动作下,裙摆凌乱的四处摆放着,连王陆裙下的内*都隐可见。



        “王兄这是在勾引我吗?老师对你什么心思你不会不知道吧?”
        海云帆一边说着,一只手拉开王陆外套的拉链,白色的水手服慢慢暴露在海云帆的视线下。另一只手以极其**秽的动作在王陆的口中不断进出着。


        唾液顺着嘴角不受控制的流下,水手服也女装车wb地址

————————————————————这么好的梗不用来开车真的可惜er
4000+的车
最近被屏蔽次数有点高,掉档记得提醒我。
感谢  @秦越人 妹子的点文,进度(2/4)

没有按照妹子的被撞见来写……因为实在想不出璐璐主动穿女装的理由。希望吃的愉快。

       

评论(29)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