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言—冷cp狂热

专门堆各种杂粮的小号
时不时写点想推荐的东西
点赞狂魔,请屏蔽

高考之前不接稿了

覃深言

【海陆】谁家醋飘香

渣文笔ooc
题目和文没关系系列
被群里的小伙伴催的良心发现了
————————————————————
       海云帆稍微将头探出窗外,心情尧好的眯了眯本就挂着笑的脸。原本一成不变的笑容中难得透出几分温和的笑意。看着王陆越来越靠近的身影,笑容不经意间更盛了几分。


       “王……”
       海云帆刚想出声唤一下王陆,平日中常叫的两字却一下子哽在喉咙里。本来难得挂在脸上的温和笑意察觉不见,笑起来甚至带着几丝渗人的感觉。


       倒是王陆眼睛好,一下子见着了车里的海云帆。一只手被身旁的人挽住,另一只手向上挥了挥。向上拉伸的手腕带起身上白衬衫的袖口,让本来就贴身的白衬衫更加紧密的贴上王陆的身体。把他那原本就颇为不错的身材更加凸显了出来。手掌举过头顶,从指尖溢出的光亮一下子晃花了海云帆的眼睛,看着那人搂着王陆的胳膊更是扎眼的疼。

u

       得亏海云帆能一脸镇定沉着的看着眼前两个人。一边控制着透着几分冷气的笑脸,一边打开车门微微挪身下车去。


       “王兄……这位是?”海云帆右手伸直展开,指尖朝向右下,摆出一副牵引的姿态。这个小动作王陆自是没有放在心上,倒是王陆身边的比王陆年级稍稍大上几岁的灰黑色夹克的男子微微挑了挑眉。
       这小动作让王陆自然而然的往前走了几步。照着正常的逻辑思维,王陆应比他身旁那人多走几步。而正常人为了不限制着王陆的向前,自然而然会松开揽着的手。


       只是海云帆没想到,这个人并不是什么正常人。
       那男子直接拉着王陆的手臂,一下子遏制住了王陆向前走的脚步,扯着王陆不让其向前。从男子眼底传来的挑衅的目光简直让海云帆直接想上前抢人。


       “这是我师傅,王舞。”王陆倒是没觉出两人间几乎溢出的火药味,介绍起身旁的男子来。



       那男子的上身套一件灰黑夹克,夹克的领口漏出几缕白色。下身穿着的黑色修身裤一下子却让海云帆直接没了笑容。
       不是那件修身裤海云帆不认识,只是海云帆太认识那条裤子。


       那是他买给王陆的。





       海云帆刚一把笑脸卸下来的一瞬间,王陆就知道大事不好。他与海云帆交往的这几年,让他几乎不用细胞核都可以知道——海云帆生气了。


       先暂且不提生气的原因。王陆暗暗的在海云帆看不见的地方稍微扶了下自己的腰。明天自己能不能下床才是最重要的。


       王陆寻着海云帆的目光向下看,一下子就注意到了海云帆盯着王舞下装的目光。王陆一顿,一下子就想明白了海云帆生气的原因。
       “那个……小海,你听我……”解释两个字还没来得及出口。王舞就把他那裹了好几层裹胸布的胸口贴上王陆的手臂,用海云帆刚好可以听见的声音说到:
       “小陆儿~~”


       卧槽王舞你简直狠毒!居然还用男声喊!
       王陆简直白口莫辩,不过海云帆倒也没有给王陆辩解的机会。提手一下拉着王陆的手腕,直接将人带进了车里。


       海云帆双臂紧紧圈住王陆,呼吸有些凝滞而沉重。海云帆感觉自己的胸闷一下子绞的生疼,一抽一抽地,让他连说话都困难起来。他甚至有种人在怀中而心在他处的乱想。


       “小海,你听我解释。”圈着自己的人没应声,反倒是加紧了手臂的力度。


       完了完了,难办了。
       王陆此刻只想活剥他那见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便宜师傅,只是这事情复杂又冗长,完全不知道作何解释起。


       “王兄,”
       王陆只感觉紧贴自己背部的温热传来一阵震动,海云帆就贴着自己耳根的地方叫着他的名字。声音异与平时的低哑与轻微,带着海云帆从未表露出的小心翼翼。甚至王陆都觉得自己幻听了。
       “不用说什么的。”


      海云帆觉得他这份醋意来得荒谬却又完全合乎情理。前者在于他与王陆之间的感情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对于王陆的信任更毫无疑问。而后者只是因为王陆对他而已太过重要,重要到哪怕是稍有染指自己都抑制不住自己快要喷薄的占有欲。

   

  

       “小海,”
       王陆轻轻叹口气,将手指附上海云帆的手掌。用自己的脸颊轻轻贴了贴海云帆的侧颈,给自家恋人一点回应。感受着海云帆全权的信任。王陆知道,这下自己是完全脱不开身了。
       “她是我师傅,女的。为了出cos来我这借条裤子。至于其他的事情,一时半会也讲不清,我回去和你慢慢讲。”


       “……”海云帆想起她不断对自己挑衅的目光和那一声男声的‘小陆陆’,难得失言了一会儿,随机点评说,“心机。”


       “哈哈哈哈哈哈哈,”王陆换做平时听见别人对自家师傅的负面评价,王陆估计都会附和几句。更何况现在给出这个评价的人还是海云帆。
       他们家小海平时太会做人,连他都几乎很少听到小海有如此明显带着贬义倾向的点评一个人。
       “话说小海我还从来没听见你骂人呢?”


       王陆见事情已经差不多解决,马上准备将话题引开来。顺藤摸瓜地往下说道。



       海云帆意味不明的笑了下,低下头来直接轻咬了下王陆的耳垂。热气贴着王陆的脸吹出,王陆甚至还感到自己的耳尖有几分湿润略过。
       “我操你。”
       海云帆低语着回答说。



————————————————————
此时,隔音车厢的驾驶座上。
司机:妈的车后面有股酸味??谁打翻了醋吗????

后半段码不下去了,赶完er懒得找错别字了,欢迎捉虫
点文进度(1/4)
@一叶之秋 感谢妹子的点文,实在写不出想要的感觉真的非常抱歉!我不是特别会写欢脱的一个人(被打飞)
      

      





      
     

      

评论(23)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