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言—冷cp狂热

堆各种杂粮的小号,点红心狂魔慎关
各种长评长推不定时出没

方叶>王叶>翔叶>吴叶=新生代叶>其他叶

叶叶、新一、柯洁、零、左左、金狂热粉

高考之前不接稿

覃深言

给《星期恋人》的长评

首先前排给太太打call!第一个凹凸的长评就这样交出去了


话不多说,上文说话

还是先看圈粉我的那一段


  “你叫谁渣渣?”
  
  嘉德罗斯垂下眼帘,盯着距离他不到一米的金。
  
  因为愤愤不平而略微鼓起脸颊,瞪起的圆溜溜的蓝色瞳眸,生气到耳尖都泛了红。像一只炸了毛进入攻击状态,随时要挠人的小动物。
  
  嘉德罗斯撑着桌面矮下身,凑近金视线与他平齐: “你是白痴细胞扩散到神志不清了吗?当然是你。”
  

我靠!

我tm当时就爆口粗了qaq这里的吵架也太可爱了吧!!

结果没想到!还有更可爱的!!


  “对学长给我尊重一点啊小屁孩!”
  
  “样样都弱的要死的渣渣,要不是这个游戏本大爷都不屑和你说话。”
  
  “呸呸,谁稀罕!”
  
  “胆子不小,想挨揍吗?”
  
  “打就打谁怕你!”
  
  “你们有本事吵架有本事谈恋爱啊。”
  
  “谈就谈谁怕你!”
  
  “……”

对于太太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给我暴击的行为,我只能说——太棒了!


人物的描写方面看,我觉得是非常到位的,尤其是通过两个单细胞生物的争吵带到答应惩罚的这个设定,我个人认为是超级棒而且最合理的。

非常能够保持人物性格的一个安排!



再就是两个的第一次约会了,我开始还以为太太是那种温水煮青蛙的类型,不温不火慢慢煮完七天,培养感情巴拉巴拉,结果没想到作者太太是能够轻松安排甜度的作者。

对于轻松安排甜度这个说法,我们边看文边解释

 他怀疑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现在的状态毫无防备,回答都是凭本能。声线轻轻柔柔,又带着些小小得意,认认真真回答的语气有些太温柔了。
    
  而似乎被这种温柔扑了一脸的嘉德罗斯扭过了头,低声说了句什么。
  
  他的话被报站的系统音盖过,困得眼睛都睁不开的金没有听见。
  
  金瞬间睡着技能大概是点满了,这一站上车的人还在排队,他就又睡了过去。
  
  在车门关闭即将开动的前一刻,嘉德罗斯突然换了个坐姿。
  
  他在切歌,右手则自然无比的搭在了前一排靠里座位的椅背上方。
  
  金的脑袋随着行驶中的车一点一点,在一个减速后往前一栽,正好撞上了嘉德罗斯的手背。他在迷迷糊糊中似乎觉得这个姿势睡的很舒服,拿脸蹭了蹭便安心地继续睡。
  
  嘉德罗斯仍然在专心切歌,眼也不抬的哼了一声:“……蠢死了。”
  
  声音不大,陷入睡眠的金没有被吵醒。

两人目前关系其实还算不上太好,但是这一处安排却能让你感觉,非常甜而又不至于超过两个人目前的关系,还是那句话——合理性。


假如嘉德罗斯一上来就对金做出上面的动作,你会觉得什么

他们明明才答应惩罚,怎么进展的这么快??


但是作者在这里安排的非常自然而然,给你一种——哦这样才对,这样完全真确,的感觉,你才会体会到——妈呀怎么这两个人还没确立恋人关系都可以这么甜。


再是我最喜欢的一段了

  嘉德罗斯到的时候金正玩的开心,对于他来说,这或许根本不叫打架。
  
  金在人群中灵活的移动,金色的发丝在夜色中也未黯淡,似乎连飞扬的衣角都带着热烈的气息。
  
  嘉德罗斯抱起双臂背靠着墙没有上前,看着金如鱼得水的闪躲不由勾起了嘴角。
  
  有人企图趁他不注意包围他,没想到金撑着其中一个人的肩膀直接跳了过去,期间还不知道踹了谁一脚。

我看过不少同人文,文里面有不少弱化
受方的行为,以此激起对于受方的爱护感。

看到这一段的时候,我是真的情不自禁想要起来给作者鼓掌——这样的金,实在是太tmd帅气了!! 

这种帅酷与浪漫交织在一起,把握起来重心却没有什么偏移,可以说笔力是超级厉害了!



还有这里——

  “嘉德罗斯你真的没有什么缺的吗?”
  
  面对着金期待的眼神,嘉德罗斯视线在凯莉的短信上停了停。
  
  他想起只用了十分之一的镲油:“我的镲油快用完了。”
  
  “那就先去找乐器店!”为了嘉德罗斯的镲油果断舍弃所有选项的金决定好方向就出发了。

你们的原则呢!金小天使你还记得你的朋友吗??嘉德罗斯你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你的擦油到底还剩多少???


文中合适的甜点来不断推进感情线,让两人愈加亲密的关系变得有理有据。

顺便一提,这一章(第五章)里两个人溜冰的片段我已经脑补了十万字啦!只是痛恨自己不是画手!!


再来一个第六段的暴击

  The brightest of the people who go anywhere for you。
  
  为你四处奔走的人最为耀眼。
  
  Break the soul of the fragile shells。
  
  挣脱了脆弱躯壳的灵魂。
  
  Go straight ahead,Fearless。
  
  一往直前,无所畏惧。
  
  Full of joy only for you。
  
  盛着满溢的欢喜只为你而来。
    

我其实是非常喜欢这种在文章中掺夹歌词的做法,尤其是恰到好处的歌词。它能够让文章看起来非常的文艺(呸,而且还能够比较含蓄的表达两个人感情的推进。

如果通篇都是靠甜点来推进感情线,而没有含蓄的暗示,文章就显得有些腻了。

(ps.第六章里面论坛体的笑点也穿插的很有意思,因为段落比较长就不列举出来啦~


承接刚刚的话,一篇文章如果通篇甜下来,是很容易腻的,于是作者太太马上就来了这一出

  他顺手把那本书推回了书架放整齐,发现右手边有本书的书脊上写了一个熟悉的英文单词。
  
  ——Petunia。
  
  这是星期一他和嘉德罗斯一起去的甜点店店名。
  
  原来是植物名?他这么想着便把书抽出来翻了翻。书里介绍了矮牵牛的相关知识,配上了大量的照片。
  
  不过金对花不感兴趣,他欣赏不来,正准备合上书的时候却无意间瞥见了两行字——
  
  “白色花语:与你同心。”
  
  “紫色花语:虚幻的爱情。”
  
  虚幻的爱情?
  
  金无意识地以指尖重重按上那行文字。
  
  纸质的书面有些冰凉,就似他悬在虚空中的心猛的落到悬崖底,而后被寒冷的潭水淹没般冰凉刺骨。
  
  这几个字紧随而来的窒息感蓦地让他头脑发涨,而意识却又十分清醒。
  
  他突然清楚的意识到他们所谓的恋人关系,只是一场惩罚性的游戏。
  
  七天过后,我们就要分手。
  
  他的眸光无焦点的停留在书面上,透出一种漫无边际地茫然。他向来乐观,无论任何事都能从最好的角度去想问题。然而这件事,无论哪个角度,似乎都是死角。
  
  金心中莫名发虚,他急需一件事来否定这个想法。
  
  然而他努力的回想了一下,嘉德罗斯却未曾说过任何许诺般的话。
   
  比如“下次再来”或者“以后去哪里”。
  
  仿佛他为金所做的所有事情都只停留在这个时间段,不延伸未来,不期许以后,泾渭分明。
  
  而金昨天晚上才为了方便给嘉德罗斯发了他的课表,他却忘了这是只有一个星期的恋爱,嘉德罗斯根本不需要记得这个。
  
  金突然觉得有些酸涩,委屈止不住的上涌。
  
  嘉德罗斯比谁脾气都差,却又比谁都好说话。他太过纵容自己,以至于让金飘飘然已经忘了这个事实。
  
  这是一场虚幻的游戏。
  
  那些满溢温柔的喜欢、沾沾自喜的自得,都是编造出的假象。
    

还有这里

 嘉德罗斯根本没有存。
   
  似乎对于他来说,一星期以后就会断了联系的人并不需要有记载。
   
  又是这种只停留在现状的做法,金心底那股刺骨的凉意又丝丝缕缕缠绕上了心脏。
   
  金的性格有点窝里横,他觉得越亲近的人,表达不高兴的情绪也就越直接。
   
  他按灭了手机,顺势一倒就躺在了嘉德罗斯的腿上。
   
  时刻关注着后排的雷德被他的行为吓的不轻,差点一个急转撞上树。
   
  嘉德罗斯也莫名其妙,他一睁开眼就感受到倒他身上的金浑身散发着“就是你惹我不高兴但是我不想理你”的气场。
   
  金也第一次闹这种别扭,嘉德罗斯看着金留给他的后脑勺也难得状况外。
   
  “喂渣渣。”
   
  金没理。
  
  嘉德罗斯行事向来不喜欢拐弯抹角,见金不理他,他干脆卡着金的下巴让他转过头来。
   
  “你怎么回事?”嘉德罗斯垂着眼帘,表情不太好看却不是在生气。
   
  金只盯着嘉德罗斯不说话。
   
  他觉得嘉德罗斯长的确实是好看,眉眼凌厉透着一股冷然的俊。也难怪有些女孩子即使很怕他也忍不住偷偷拍下他的照片存下来。
   
  他看着看着突然就泄了气。
   
  游戏规则里没人规定嘉德罗斯一定要把这个游戏当真,他也没有立场生气。
   
  “没。气你长的比我好看。”
   
  金声音闷闷的,嘉德罗斯一听就知道他在瞎扯。
   
  嘉德罗斯没继续追问,只伸手盖住了金的眼睛,温热的触感让金有点发懵。
   
  “睡你的,别瞎想,越想越蠢。”
    
  “我不蠢。”
   
  嘉德罗斯没出声,回应他的是耳机里的歌突然切了,从重金属变成了柔和的曲调。
   
  这明显不是嘉德罗斯喜欢的音乐风格,大概是什么音乐软件里推荐的歌单。
   
  真温柔啊这个人。金迷迷糊糊的想。但这种温柔如果只能持续一周,也许更令人难过。
   
  七天的时间,足够让我喜欢上一个人。
   
  这个人特别好,璀璨夺目却像流水。
   

  金意识渐渐抽离陷入柔软的梦境,耳机里温柔的女声还在低声哼唱。
   
  “你是千堆雪,我是长街。”

你是千堆雪,我是长街

下一句是什么

怕日出一到 彼此瓦解


不夸张的说,这句“你是千堆雪,我是长街”是这篇文里我最喜欢的一句。当时看的时候有些迷糊不懂,于是我一百度,顿时恍然大悟。

言前言,留半言。

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含蓄感,真的让人心水得不行。


刀够了之后,马上就是又一波甜的高潮

漫天星斗下,月光恬静的笼罩着屋顶,夜晚的风带着凉意,而金却靠着嘉德罗斯因为阵阵袭来的暖意昏昏欲睡。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以为金已经睡着了,却没想到他出声叫了他一声。
  
  “嗯?”他轻声回应了。
  
  “嘉德罗斯……”
  
  这次的声音更轻了,低低的呢喃似要消散在夜色中。
  
  嘉德罗斯没应。
  
  金也没再出声,他睡着了。
  
  均匀的呼吸声在耳际起伏,嘉德罗斯侧过脸看着金安静的睡脸无言。
  
  片刻后,嘉德罗斯微低了头,在金的眼睫上映上了一个亲吻。
  
  我从未想过此刻。
  
  满天星辰与你在我怀中共眠。
  

星光共眠这种词,是光听着就让人感觉浪漫感十足的。这一波糖,等的真的不亏。


至此,两个人之间的双箭头已经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尽管有的地方我还稍有疑问,但因为篇幅有限也不过多赘述了。

还有嘉德罗斯重新开始用手机的原因,送金东西的原因也太过明显,不必剖析了。



致最诚挚的感谢给 @池上竹 太太,感谢您带来了这么好的嘉金。

语言匮乏,实在不足以描述文章的好,希望不要介意






评论(6)

热度(314)